长生仙箓:第二十章 赵公明

小说: 长生仙箓   作者:绉浮觞   回目录  举报
    男人好笑,这符好像是玉虚派的东西,你还有什么能扔的?他倒是好奇这个凡人身上还有什么法宝。

    长生把符从脸上拿了下来。

    能扔的,她都扔了。钱袋没拿,不过外衣的暗袋里好像还装有几锭碎银。可他连卦燎的袜子,佛珠和师父的符咒都不怕,总不会怕银子这等阳间的俗物。她又想起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名言,尝试贿赂,你要是愿意走,我把银子都给你。

    男人道,银子只能在你们人间使,我要来干什么。

    我买香烛供奉你。

    男人闻言,觉得新鲜,供奉我?凡人听到我的名字都要惊出冷汗,倒没听过有人说要供奉我的。

    长生见攻击和贿赂都无效,装出凶样警告,你再不走,我吹笛子了!

    男人好笑,你想吹就吹吧,想来过几日后这帝都里到处都是丧乐,先听听你吹的也无所谓。

    土地婆穿墙进来,见到赵公明和顾长生隔着桌子僵持,长生更是悄悄抓住司马鹿鸣的胳膊,好像准备随时拉起司马鹿鸣往外逃。

    土地婆道,公明就不要戏弄她了。

    赵公明看向土地婆,笑道,这呆头呆脑的丫头是这家的女儿?

    土地婆回答,她与这家的儿子姜曲是同门,从昆仑山来的。

    赵公明了然,昆仑山,难怪会有玉虚派的符。

    长生正是不晓得怎么把那男人赶走,见到土地婆来了,到壮了胆了。赶紧向求助,土地婆婆,你能不能看看我师弟?

    土地婆拄着拐杖走过来,侧头看了看司马鹿鸣的面色,见他印堂发暗,只是她管的是一方土地,诊病症可不是她的强项。这你可求错了神了。如今城中蔓延的是瘟疫,主病的那位就在你跟前。

    长生口里讷出一句,瘟神。

    赵公明轻笑,如何?还要供奉我么?

    他可是到处散播疫症,凡人怕他,怕得每每听到瘟疫二字都要胆战心惊。他也不是不知,他们遇到讨厌的人总会瘟神瘟神的称呼赶走,他这神明怕是最不让人欢迎的一位。

    瘟鬼都听命于他,如今在城里四处作恶,是奉了他的命,当然他也是顺天意行事。但凡人可不会这么明白事理,只把账都算他头上。

    长生觉得受骗了,那你还说你没施法害我师弟。

    赵公明道,我确实没施法,我进来时他已经是这样了。如今的修道之人都是这般体弱么。有真气护体还这么容易染上疫症,隔壁那两个好像也和他这样。

    隔壁住的是怜玉。她跑到了隔壁房去瞧,见到怜玉躺在床上,也是一身冷汗怎么喊都不醒。

    我去翻翻古籍看有没有办法叫这位小神排出内丹,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你们留在府里尽量不要乱走,我已是将那些可能染了瘟疫的下人送到东边的园子,你们不要往那去。姜弦月嘱咐道。

    姜曲道,知道了。

    夜里,长生轻轻拍着卦燎的背哄他睡觉,卦燎咬着手指,即使在梦中也仍旧对桂花糖蒸新栗粉糕恋恋不舍,呓语道,好吃好好吃

    长生轻轻把他手拉开放进暖和的被子里。

    窗户被风推开了一条小缝,送进来凌乱的脚步声,像是有许多人在外头行走。长生穿了鞋子,疑惑的走到窗前。

    兔寒蟾冷,窗前的桂花惨白透着森森的寒意。她站在房里透过那条细小的窗缝,看到好几双脚在晃动着来来回回的踱步,绿色的皮肤上长满了疙瘩,赤着脚都没穿鞋子。

    我让你们离开,你们偏不听。怕是也晚了。长生把窗打开,探出头去,见到土地婆婆拄着拐杖就站在窗边。

    长生唤了声,土地婆婆。长生数了数眼前所能看得到的青苗獠牙的鬼魅,足足有六个,她反应慢半拍,以为这些是地府来的鬼差,傻气的抽高领子要遮脸,怕他们认出她来。

    土地婆见她这般反应,只当是凡人见了面目狰狞的鬼魅害怕。那些是瘟鬼。

    瘟鬼?不是鬼差么?她再次向土地婆确认,那些鬼都是头顶长着角,皮肤五颜六色,还真是不怎么好分辨。

    土地婆叹气,鬼差?鬼差忙着在大街小巷收魂,暂时还没轮到这里。这场瘟疫要死不少人,阎王怕是要忙疯了吧。这十八层地狱也不晓得容不容得下。

    长生听到这话,只感觉好像要有很多人丢掉性命,而姜府也不能幸免,姜叔叔已经让人在府里贴了符咒。那是防鬼的,他们该进不来的。

    土地婆道,这场瘟疫是注定的。这些瘟鬼是奉了天命帮着瘟神散播瘟疫。别说符,就算是贴了门神,门神也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他们进去的,该活下去的自然平安无事,该死的还是逃不掉。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