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慈禧:十一 宫车晏驾(六)

小说: 重生之我是慈禧   作者:因顾惜朝   回目录  举报
给他们作一个揖吧!     载垣代表顾命八大臣辞谢,皇帝不许。

这番推让,皇帝厌烦了,于是老五太爷发言劝阻,顾命八大臣站成一排,与大阿哥相向而立。

一面作揖,一面跪下还礼,这样皇帝算是当面托过孤了。

    在形式以外,还有最重要的一道手续。

肃顺命人抬来几案,备了丹毫,要请皇帝亲笔朱谕,以昭慎重。

但这时皇帝已经无法写字,握着笔的手,不住发抖,久久不能成一字,唯有废然掷笔,说一句:写来述旨!     这写来述旨,应该就是军机大臣面承旨意后写呈的明发上谕,但时间迫促,没有工夫按照规定的行款套语来处理,同时这些头等紧要的文件,最宜简洁,免得以词害义,生出不同的解释。

因此,杜翰纯粹以为皇帝代笔的立场,简单扼要地写了两道手谕,捧交最资深的军机大臣穆荫,穆荫转交御前大臣肃顺,肃顺拿起来先极快地看了一遍,深为满意,随即把他放在皇帝身边的几案上,并且亲自捧了仙鹤形的金烛台,照映着皇帝看那两个文件。

    念给大家听听吧!     是。

肃顺放下烛台,把那两道手谕,交了给穆荫,然后自己也归班跪听。

    穆荫捧着上谕,面南而立,朗然念道:立皇长子载淳为皇太子。

又念第二道:皇长子载淳现为皇太子,着派载垣、端华、景寿、肃顺、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尽心辅弼,赞襄一切政务。

    那赞襄一切政务六个字,是杜翰自己加上去的,但既经皇帝认可,不啻出自御口,谁也不敢说话。

只是头脑冷静些的人,已有戒心,这班亲承顾命的忠臣,一开始便颇有揽权的迹象了。

    办了这件大事,勉强撑持着的皇帝,一下子泄了劲,颓然垂首,双眼似闭,于是老五太爷说了句:皇上歇着吧!大家纷纷跪安退出。

    除了顾命八大臣以外,没有一个不是感到心情沉重的,顾命大臣没有恭王,不是一个好兆头!只怕朝中从此要多事了。

当然,也有些人怕肃顺的权越来越重,气焰也会越来越高,此后更难相处,而有些人只怕为了恭王不平,以他的身分、才具,说什么也不应该被摒于顾命大臣的行列之外。

皇帝对恭亲王的心结实在是太深了!这可不闹着玩的,说不定以后就要折腾出什么风波来。

    皇帝毫不在乎这些,或者是他根本不在意几个顾命大臣的揽权,闭上了眼,眯了一下,又吩咐肃顺,让嫔妃们进来。

(未完待续)      。

    这番话虽不甚得体,总也算交代了,皇帝点点头,又问:大阿哥呢?     大阿哥刚由张文亮抱了来不多一会,奉旨宣召,张文亮便把他放下地来,半哄半威吓地说:皇上叫了,乖乖儿去吧!记着,要学大人的样子,懂规矩,皇帝说什么,应什么,千万别哭,一哭,张文亮倒霉,也许就会关了起来,明天可就不能陪大阿哥玩儿了。

    穿着袍褂的大阿哥,听张文亮说一句,他应一句,但一掀帘子,只见满屋子跪的是人,把他吓得愣住了,回身就跑,不想张文亮正好拦在后面。

    小爷,小祖宗!张文亮急得满头大汗,进去!别怕!     幸好景寿及时出现,六额驸是熟悉的,大阿哥胆子大了些,让他牵着手,直到御榻面前,跪了安,叫一声:阿玛!     看见儿子只有ba岁,便要承担一片破烂的江山,皇帝万感交集,自觉对不起祖宗,也对不起子孙,此时才知生死大限是如何严酷无情!万般皆难撒手,而又不得不撒手,人世悲怀,无过于此。

就这样一阵急痛攻心,顿时又冷汗淋漓,喘息不止。

    大阿哥看得慌了,阿玛,阿玛!大叫着扑倒在御榻上去拉住了皇帝的手。

    这对皇帝是极大的安慰,那一只小小的、温暖的手,仿佛有股奇妙的力量,注入他的身体,他的喘息止住了,心也定下来了,而且也不再那样恐惧于一瞑不视,茫茫无依了。

自己的血脉得到传承,圣圣继续有人,也不至于没脸见列祖列宗,他微笑着伸出枯瘦的手,摸着大阿哥的脸,看着载垣等人说,我把他交给你们了!     是!载垣肃然答道:大阿哥纯孝天生,必是命世的令主。

李鸿藻一个人不够的。

皇帝说到这里,低下头来向大阿哥说:你也认一认我所托付的八大臣。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