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起源:第九十七章 狂热浪潮

小说: 崩坏:起源   作者:墨香双鱼   回目录  举报
    此时,拂晓队的成员都已经来到了现场,洛忧走到了他们身旁,低沉地问道:怎么回事?    鬼手瞥了洛忧一眼,冷哼了一声,说:这家伙昨晚不知发什么神经,去宪兵驻屯把三个宪兵杀了。

    哦?洛忧沉思了一会,突然饶有兴趣地一笑,颇有深意地说,让我猜猜,是不是宪兵拍走的执法证据也‘刚好’被破坏了?而且案发后月刃是不是还‘刚好’被你们抓个正着?    个子不高,人倒是很聪明。

高大的鬼手俯首看着洛忧,眼神锐利如刀,阴森森地说,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说完?都说出来让我听听。

    就在气氛变僵时,查尔斯侯爵在卫兵的守护下登场了,他站到了刑台的最高处,清了清嗓子,用洪亮的声音说道:拂晓城的子民们!这是一个令人悲痛的日子,昨天,就在我们的恩赐节过后,三名正义又伟大的宪兵代表共和之辉与联邦重工军团的意志入驻城内,铲除了**成根的前任宪兵,并光荣地接替了他们的位置!我本为这个好消息感到无比振奋,希望其能伴随我们度过这一次噩梦般的崩坏,但是!    查尔斯侯爵将手指向了刑台上的月刃,他的脸因为过度愤怒而扭曲着,脸上的赘肉都挤成了一团,眼中甚至泛起了悲痛的泪花,痛心疾首地说:这三位伟大的英雄倒在了这个魔女的刀刃下!竞技场常年的杀戮让她丧失了最基本的人性,让她不分善恶,遭到了有心之人的指使,居然对这三位英雄痛下杀手!    查尔斯侯爵话音刚落,两个五花大绑,衣衫褴褛的人被押了出来,虽然两人已经被揍得面目全非,但不少民众依稀能辨认出这是城内的两位执政官,而且还是隶属共和之辉的执政官。

    查尔斯侯爵愤怒的声音在这一刻彻底响起:作为旧时代华夏文明的继承者,共和之辉一直是我敬佩的组织,在我心中有不亚于联邦的地位,在这片伟大的土地上,我认为腐朽不应有滋生的土壤!但是!这两名出自共和之辉的执政官却犯下天怒人怨的罪行,他们为了掩盖自己的**,为了不让证据暴露,居然私自串通这名魔女,在昨晚的雨夜袭击了宪兵驻屯,导致三个年轻又勇敢的生命黯然消逝,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    共和之辉不会允许这样的不公,联邦重工军团也不会对此熟视无睹,作为拂晓城的侯爵,城池的庇护者,我也绝不容许这类事情在我身边发生!他们曾是我信任的同伴,发生这样的事我难逃其责,因此,我向你们抱以最深的歉意。

查尔斯侯爵说完,居然把右手扣在胸前,诚意满满地对着在场的民众鞠了一个躬,腰身几乎弯成了谦卑的九十度。

    崩坏3年,共和之辉与联邦重工军团签订了《共和联邦互助条约》,确立了境内的封爵制,允许联邦执政官入驻,其距离现在过去了4年,这4年虽不说彻彻底底地改变了民众心中的阶级观念,但在一系列的氛围下至少有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在民众心中,遇到贵族要行礼,要完成他们提出的一切要求,并承认他们的尊贵地位,这些都已经写入了教科书中,已经慢慢成为了一种公认的观点,也正因为如此,就算做错事,也只有平民向贵族赔礼致歉的道理,从来没有反过来的。

    可现在,查尔斯侯爵的这一鞠躬致歉如同潮水般冲击着平民内心的观念,试想一下,一个如同神明般高高在上,手掌翻覆间便可改变乾坤的人突然向你低声致歉,这是一种怎样令人惊骇的场景?    现场一片死寂无声,民众的目光由最初的惊愕,变为了不知所措,随后充斥着难言的感动,最后化作了一抹狂热,不少人甚至因为侯爵的这一鞠躬致歉而放声哭泣,这一刻,查尔斯侯爵在他们心中的形象超越了一切,在他们眼中,这是一个对**痛恨绝顶,对手下铁腕严治,并且愿意坦然认错,公开向民众道歉的执政官,这是多么伟大的人物?!    杀!杀!!杀!!!在激动又狂热的浪潮声中,民众们不约而同地喊出了这个充满血腥味的字眼,纷纷目眦尽裂地瞪着那两个被五花大绑的**分子,要求给予死刑。

    宪兵队的驻屯突然被大量探照灯照亮,一道道撕裂夜幕的光线如同长龙般悄然出现,以极其密集的布阵从各个方向投向了宪兵驻屯。

    月刃呆呆地走向了窗口,迎着刺眼的探照灯,她依稀能看见外面依旧是大雨倾盆,但在这肆虐的雨夜中,大量的城防军却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将驻屯团团围住,为首的一名军人脸上沾染的雨水已经汇聚成了一道道湍流的小溪,正拿着扩音对讲机在大声说着什么,但在暴雨与狂风中什么都听不清。

    就在月刃愣神之际,一支先遣部队突然从寝房外突入,他们全副武装到了牙齿,手上持着最先进的枪械,黑洞洞的枪口散发着阴森的气息直指她的头颅,先遣队长厉喝道:拂晓城防军!立刻放下武器,跪到地上,把手放在我能看见的地方!    这名先遣队长话音刚落,还不待月刃反应,一个诡异的黑影突然从窗口突入,手中两把漆黑的太刀在强烈的探照灯下散发着恐怖的寒芒,刀光剑影中,月刃手中的两把刀刃直接被击碎,这个黑影随后踢倒了月刃,踩着她的胸口,将其压在了地上。

    先遣队长看了一眼那两把标志性的黑夜大太刀,按着脸侧的通讯器,低沉地说:报告侯爵,目标已被鬼手制服,任务完成。

    第二天黑夜未明,拂晓未至之际,洛忧的房门就被敲开了,只见阿诺焦急地站在外面,说:洛忧!出事了!昨天晚上月刃把三个中央宪兵全杀了!    洛忧眯了眯眼,问道:她人呢?    昨晚当场被俘获,现在已经被押到了中央广场!准备受刑了!    洛忧看了一眼仍在熟睡的凌,轻轻关上了房门,说:带我过去。

    当洛忧和阿诺赶到中央广场时,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经过昨晚的一夜暴雨,地面异常湿漉,还有大量积水,但这些平民毫不顾忌地站在水中,一个个垫着脚不停地往前挤,口中还在高呼着什么。

    洛忧和阿诺很轻松地在人群中挤出了一条道,来到了最前方,只见宽敞的中央广场已经布置好了一个巨大的断头台,锋利的闸刀被工匠摸得雪亮,正在散发着对鲜血的饥渴光芒。

    而月刃此时已经被押在了处刑台上,娇小的身躯被粗大的锁链捆得动弹不得,她的身上有诸多粗暴审问留下的新鲜血痕,不少还在往外渗着血,双眸无神到了灰暗的地步,没有任何色彩,犹如一具行尸走肉。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